冒失

发布时间:2020-05-12 17:37:07    浏览:

[返回]

   1-2005121IU0405.jpg魏锋突然顿住,发现魏东的脸色有变,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点冒失。他赶紧转 移话题,问妈平时也这样吗? 据我观察,她心窄,总疑神疑鬼的,胆小怕事,跟她相处,我特别小心。魏锋 说我都听麦穗说了,妈可能是有点毛病,叫强迫症,据说那是非常痛苦的。这回我 出来了,希望妈能宽宽心,把病治好了。魏东说难哪,因为这病得从根儿上治……他 一下子知道自己说远了,可是话已出口,无法再拉回来。他们谁都一下子明白了这 个病根儿是什么,一时没有话说。 3韩如梅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恐惧情绪,她每一犯病,总是要洗碗的,可这不是她 自己的家,再加上是新房,碗还没有买来。她翻箱倒柜地找着,慌乱之中也不知把 什么东西碰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魏子安和魏东他们都急忙赶了来,老魏见 状,知道她是旧病复发,忙往外拉她。魏锋奇怪地问我妈怎么了?她脸色那么差? 魏子安只是说没事儿,她有点累了,我们回去了,魏锋,走吧!老魏不由分说架起 韩如梅就走。魏东懂事地说,我看妈好像是病了,托娅,走,陪陪妈去。 托娅有些不情愿,她说可我今天累了,干了一天活儿了。

    魏东说谁不是干了一 天活儿了?怎么就你累啊?她说我不想去就不去,干吗非逼我不可?魏锋忙打圆场 说妈有我呢,你们谁也不用过去了,让托娅好好歇歇吧。托娅向他投来感激的一 瞥,正好他也看着她。这么短暂的一瞬间,却恰恰让魏东捕捉到了。如果这话出自 父母之口,魏东可能觉得恰如其分,可是出自兄弟之口,好像魏锋与托娅成了最亲 近的人,自己反而成了局外人,一股莫名的火便迅速燃起。他看也不看托娅,赌气 说你不去拉倒,你永远也不用去了!他转身便走。魏锋还不明白哥哥为何发火,只 是觉得根本没必要。韩如梅这会儿好像缓过来了些,她看着无辜的魏锋和火气冲天 的魏东,口气坚定地说,平时你们回不回来吃饭我不管,周末晚上回家吃饭,雷打 不动。魏锋摸不着头脑,母亲都这样了,还非得让两个年轻人遂她的愿不可。

    他忙说 多大个事儿啊,值得一吵吗?人家累了就算了吧,我看这样,魏东留下陪托娅。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韩如梅坚持让魏东他们回家吃饭,还是为了照顾魏锋的 自尊心。她希望让魏锋心里明白,虽然魏东快结婚了,有了妻子和自己的家,但他 心里还是有弟弟的。他们都需要照顾魏锋的感受,要让他心里舒服点。魏锋却不管 三七二十一,上前把魏东拉回来,塞回门里,扶着母亲就进了另一个门。 韩如梅回来,心里更不是滋味,虽然魏锋大度,不跟他们计较,可是自己得向 着魏锋啊!再说,她心里一直别扭着呢,托娅还没结婚就有顶撞他们的意思,她就 不能让托娅顺了心如了意,非得给她点颜色瞧瞧不可。 魏东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在,他太紧张了。而且在父母和弟弟面前,他不能 太偏向托娅,他得显示出他的大丈夫气概来。尤其是魏锋总是以主人公的姿态出 现,让他总是压着一口气,非发出来不可,不然他会憋坏的。可是托娅哪里懂得这 些,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实在搞不懂他们说出的话,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哪一句是正的哪一句是反的。魏东靠在门板上,大口地呼着气,他仔细看时, 托娅的眼里已涌上一层泪水。他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了,让托娅这样涉世不深、 单纯如水的女孩来领会他内心深处的曲折,太难为她了。一时,他不知该如何向她 解释才好,他只默默地搂过她,无论她怎么挣扎,他就是不肯放手。 韩如梅又敲开了他们的门。 

   妈,还有什么事儿? 魏锋刚回来,还不太适应,你去陪他睡,也好跟他唠唠嗑。 魏东看看托娅,妈,我们不是刚刚唠完吗? 韩如梅说嘿,哥儿俩都十年没见了,怎么不也得说个三天三夜的?走走走,托 娅说她累了,那她可以不去了,可是你当哥的,你必须去! 这最后一句话,魏东体会出了其中的含意,那就是他欠弟弟的,他这里热热闹 闹,是不能冷落魏锋的,他有这个义务。魏东无可奈何地点点头,他庆幸好在母亲 放过了托娅。 魏东拍了一下托娅的额头说,做个好梦,明天见!可她一点不想自己单独睡, 她需要魏东在身边。她不懂母亲为什么不能体会她的感受,不能体谅两个热恋的年 轻人,非得把他们俩分开,而让两个男人睡在一起。她莫名其妙地看着魏东跟着韩 如梅走了,想说什么,但门已经关上了。 4托娅一个人躺在两米多的大床上,她根本不知道这才仅仅是开始,以后她要面 临的将是更深的孤独。 魏东和魏锋躺在一张床上,两人怎么都觉得别扭,四条僵硬的胳膊腿儿,搁哪 儿好像都不太合适。有时一翻身,发现四目相对,魏锋忍不住笑起来,笑过了,他 觉得真的什么都不同了,小时候小哥儿俩甚至睡一个被窝,你掐我一把,我拧你一 把,打打闹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可现在,到底是什么变了呢?难道仅仅是身体 吗?

   魏锋说魏东,好像不大对劲啊? 是不对劲儿,好像躺在这儿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条大虫子。 别恶心人了,你趁着妈不注意的时候,赶紧溜回家去吧,托娅还等你呢! 魏东知道弟弟是出于好意,可在他看来,托娅等不等自己都跟弟弟无关,弟弟 在任何时刻都能首先想到托娅,把她挂在嘴边儿,让他不快。接下来,他们一时找 不到话说,又的确想彼此打听一下分别这十年的情况,可是忽然觉得,他们谁都不 敢面对这十年,它就像把楔子,钉入他们之间所有的缝隙,让他们疼痛无比。 母亲的意思他们也是理解的,十年了,希望他们能够重新找回过去的记忆,重 温少小时的往事,找回真正属于兄弟之间的信任与情义。可是还有可能吗?这也算 是他们第一次单独面对,可是连说话都如此困难,他们都小心地规避着那件沉重的 往事,越是回避,它就越是高大,挡在他们中间,谁都无法逾越。 这样下去确实太难受了,只有无限的煎熬。魏东首先忍受不住了,他起身,也 不用说话,穿上衣服,轻轻地往门外走去。可令他想不到的是,一推门,母亲就横 在眼前。

 


搜索